赤司Kuroko

想要葬在拉雷科莱塔。

蓝铃铛【赤黑】(赤黑日贺文)

    直到现在我们都不会忘记第一次打开森林深处那扇生了锈的府邸大门时的震撼。
    这个故事一直在族内流传着,永垂不朽。

    被体内的生物钟唤醒,身着华贵丝绸睡袍的俊美少年睁开过长留海下还含着几分水汽氤氲的赤色双眸,那高贵的气质丝毫不受影响,毫无遮拦地散发出来。
    这双赤色眸子,不是艳丽的正红,而是呈现一种近似蔷薇的红,比玫瑰浅淡,又比蔷薇鲜艳。这种色泽不单单是覆盖在眼球上的,而是有种立体感,阳光投射过来,就会在眼白的部分投映下清淡的微红色。
  ...

同居三十题【赤黑】

10.早安吻

    蓝发青年把客厅的门窗都锁好之后倒了一杯热牛奶上楼进了卧房。
    靠坐在床上的赤发青年正翻阅着文件,时不时在纸上流畅地滑动签字笔笔尖,再将批阅完的文件放到床头柜上。一时间房间里只有纸张摩擦的声音、笔尖的沙沙声。
    房间有点昏暗,蓝发青年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去调整光线,以方便恋人更好工作。
    赤发青年早就听见走廊轻轻的脚步声,唇角不禁微微翘起,看到眼前的纸页明亮了许多,便抬起头柔柔地望了恋人一眼,蔷薇红的眸中流露出几分歉意。
   ...

我在最西方的国度等你【赤黑】(黑子生贺)

    黑暗过后,感官逐渐清晰起来。
    耀眼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眼皮,在视网膜上投映下模糊的光影,海风温柔地吹拂他的脸颊,他闻到了海水的咸腥味。待到适应了光线,他才睁开双眼。
    雪白的海鸟停驻在浅滩上,用鸟喙细细地清洁羽毛,偶尔仰起脖颈惬意地鸣叫, 在日光下稍作休憩后, 展开洁白的纤尘不染的翅膀翱翔。海鸟的声音渐渐远去,与此同时海浪的声音则愈发鲜明,哗啦哗啦温柔地抚摸着细沙,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静谧得不可思议。
    如此闲适的景观,都没有让他感到一丝一毫的放松,只有怅然...

磷光【赤黑】(赤司生贺)

    就用这束磷光与现实世界挥手道别,我们梦境中再见吧。
                     —————————————————————
    寂静的昏暗卧房中,一阵刺耳的闹铃声突兀地响起。
    手机上的铃声仅仅持续了一秒,就被从被窝里伸出的一只手精准地按下关闭键。
   ...

同居三十题【赤黑】

09.相隔两地的电话

    青年的手指在键盘上犹豫好久了。
    每当他敲了几行字,便陷入自己的思想中,过了许久才似乎是醒悟过来一样赶忙全部删除。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努力凝聚精神力组织文字,却发现脑海里混乱不堪。各种各样的事情搅成一团,引得他一阵阵耳鸣,根本无法安静下来好好思考。
    布满血丝的水蓝色双眸还倔强地死死盯着屏幕上空白的文档——他已经连着通宵三天三夜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他的耐心已经被消耗殆尽。青年的拳头带着几分懊恼狠狠砸在键盘上,他不想再看空白页一...

同居三十题【赤黑】

0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厚重的天蓝色窗帘被拉开,阳光迫不及待地倾泻进来,在质地良好的木地板上洒下暖暖的金粉。
    赤发青年双手抱胸,有点无奈地看着床上的一小团,蔷薇色眸中却满是宠溺。
    “哲也,起床了。”他柔声道。
       “唔……”床上的人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翻了个身背对着阳光。
    实际上他就算不翻身,光线也不妨碍他继续睡觉——他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蒙在被窝里。
   ...

无意识套路【赤黑】

    世界上最难走的路是什么?
    不是泥泞小路,不是坎坷山路,不是车流怎么也停不下来的大马路,也不是怎么也绕不出来的迷宫,而是——
    套路。
    不过套路也不算最难走的,因为设计套路的本人有这样的自知。
    但如果是不自觉的套路,可能连本人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因此,无意识的套路才是最为困难的路。
         ...

得失论【赤黑】(R18)

    失即为得,得即为失。
    当你失去了一个一生都为之奋斗的目标之时,你难道是真的失去了全部吗?会不会有这么一个可能性,在失去的同时,得到了投入余下的所有时间与精力却不后悔的东西呢?

                      ——————————————————————

  ...

躲猫猫【赤黑】

    这是只属于两个人的游戏。
    一个躲藏,一个寻找。
    不论对方躲到什么地方,另一个人最终都一定会找到他。
    况且,就算这辈子找不到,不是还有下辈子吗?
                  ……………………………………………
【前世】
    身着家族和服的赤发少年端着...

同居三十题【赤黑】

07.浏览过去的相片

    夏夜的小公园里,两个青年漫步在丛中小道,惬意地呼吸着温凉晚风带来的气息。
    两只手相叠在一起,紧紧地十指相扣,没有一丝间隙,仿佛不曾分开过。
    稍大的那一只手修长有力,很好地包容了另一只白皙纤长却不显柔弱的手。
    被握住的纤长手指突然动了动,轻轻点了点对方的手背。
    他的视线带着点询问扫了过来,歪了歪头表示疑惑。月光下,青年蔷薇色的眸子被渡上一层柔和的色彩,仿佛水面泛起的丝丝波澜,更显深邃。
 ...

1234
©赤司Kuroko | Powered by LOFTER